最新动态‎ > ‎

听滕军教授讲述中日香道文化

发布者:Li Yao,发布时间:2018年2月26日 上午3:15   [ 更新时间:2018年2月26日 上午3:19 ]
供稿:梁星@97国关 
        2月25日(日)下午3点,我和十几位校友来到在张兴校友高大上的公司会议室里聆听了北大外院滕军教授的讲座,主题是中日香道文化。
        离开学校这么多年,能有机会再听一次老师的课,我非常珍惜。滕军老师在我进入大学以后继续学习日语的道路上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老师的宽容与教导,我日语一级的听力不会达到90分以上,兼职也不会那么顺利,也许毕业直接融入日本社会的进程就会慢很多。作为一个非日语系的学生,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学生时代记忆中的滕军老师,严格、温婉、友善、认真,日语用词高雅,常让我产生对文化,对语言的敬畏之心。。
        这是我第一次听老师用中文讲述中国的文化。在座的校友很多都是已经来日本很长时间的资深校友。老师说,欢迎大家有空多回国,我们的祖国现在发展得很好,许多文化也获得更多的发展空间,言语中充满了自豪感。老师娓娓道来,那些与中国香文化有关的诗词虽艰涩,却在老师的讲解中生动活泼起来。老师按照朝代梳理香文化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原来香文化更久远于茶文化,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已存在于文献当中,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而香炉、熏香球、香包这些现代人看来可有可无,只在特定节日中作为点缀的物事,在古代作为生活必需品,被用来馈赠、赏赐、信物等,也是记载文化的一种形式。
        滕老师在介绍了中国的香道文化后,也简单介绍了日本的香文化。日本香文化源于中国,又根据日本本土的特点以及形势的变化作了改良,并与和歌一起成为日本贵族文化的一部分。老师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日本的香道文化保留了较为完整的规制和精美的道具、器皿,而中国的香道文化由于文化割断的次数略多,如今只能以文献为主。老师有节制的遗憾语气也令我感慨颇多。我们的文化曾经引领和辐射过那么多的国家,小众文化都被别国引为至宝,也许是内容太过丰富,也许是时代的断裂作用力太大,不经意中我们丢弃的东西也真是可惜。 
        滕老师说,希望今后有更多的时间专门进行香文化知识的传授,能有大约90个课时,她就可以大致讲解完。语气之诚恳,令人动容。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知识的讲解,文化的传播,人格的魅力在老师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讲座过后,校友们与滕老师合影并一起晚餐。我因为要带小孩未能参加晚餐。作为毕业后就远离学术界的学生能有幸听这样的讲座真有重回校园之感。滕老师对于我们未能继续作学问而感遗憾。其实毕业后时常困惑,自己在校园里同时修两个专业,学两门外语,在考试之前从早到晚泡在图书馆里,拼命地吸收知识。这些努力在毕业走进普通企业里究竟有没有用?毕业后我还曾考过一个对外汉语教学高级教师资格。教育学、心理学、古汉语、现代汉语等常规科目也就算了,有一个科目叫做中国文化与中国文学,内容涵盖之广,知识点之细,我泱泱天朝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史以名词解释和论述题呈现,不夸张地讲,我整整背了两年。考完以后,也一次都没有机会使用过这张证书。作为一个比较典型的职场妈妈一边工作一边育儿,时常焦头烂额,曾经在未名湖边有过的雄心壮志早已荡然无存。然而我想,文化的力量可能也表现在当我们被社会磨砺得愈加坚硬的同时,在内心还保留着柔软的一处。这种柔软使我们面对挫折,面对困难以及面对成功时都能更泰然处之,游刃有余吧。昨天的讲座中,张兴校友的公子小朋友表现尤为出色,有学二代的风范。
       滕老师的先生徐老师也是中国日语教育界赫赫有名的权威,全程作为夫人的助手分发资料,收拾道具。这种妇唱夫随直是羡煞旁人。真心感谢滕老师一家对校友会的鼎力相助。
       十几位校友欢聚一堂,在会长姚师兄的带领下圆满地完成了本次讲座活动。 
       最后,作为本届理事会的监事,我要为理事会的每一位成员打call。这一届理事会说实话做实事的理事们自一上任就积极推进各种活动,周到、主动地致力于服务校友。我在代表校友进行监督的时候,经常为各位理事工作的热情所深深打动。希望有更多的校友参与到我们的活动中来。感谢大家!(2018年2月26日东京)
Comments